<mark id="ttvfz"></mark>

    <dfn id="ttvfz"></dfn>
    <ins id="ttvfz"></ins>

    <delect id="ttvfz"></delect>

      <rp id="ttvfz"><dfn id="ttvfz"></dfn></rp>

      <var id="ttvfz"></var>
      <mark id="ttvfz"></mark><thead id="ttvfz"></thead>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女性時尚
      女模特被殺肢解拋尸,尸檢揭真相兇手落網
      [ 編輯:admincn | 時間:2014-12-23 20:47:28 | 瀏覽:次 | 來源: | 作者: ]

      10450380044859880255.jpg

        被害者生前面容姣好

      17771179447345283231.jpg

        分尸地點在兇手居住的坑梓出租屋

      17785387954197170809.jpg

        死者頭部被水泥澆筑,藏匿在兇手家中

      被害者生前面容姣好

        被害者生前面容姣好

      分尸地點在兇手居住的坑梓出租屋

        分尸地點在兇手居住的坑梓出租屋

        死者頭部被水泥澆筑,藏匿在兇手家中兇手第一次化裝提款時的監控截圖裝尸塊的大號旅行箱   這絕對是一起可以用“喪心病狂”來形容的案件。兇手殘忍分尸并千里拋尸,正當案情撲朔迷離之際,死者隆胸的一塊硅膠最終成為破案的關鍵。在經典的推理小說中,大偵探們說:“每一個細微的結果,都必定有一個特定的原因,那就是真相。”

        發現尸塊

        兩名漁民打漁至鹿嶼島附近,發現距離岸邊不遠處漂浮著一個大箱子,一浮一沉。嚴密的封鎖似乎向人們暗示,箱子內藏著重大的秘密。

        在汕頭市汕頭港灣內,有一座小島叫鹿嶼島。這座面積只有13萬平方米的小島沒有居民,只有海事部門的航標人員長期駐守在這里。鹿嶼島上的老燈塔至今已有130多年歷史,是我國目前保存較好的百年燈塔之一。

        今年6月30日,天氣晴好。為避免夏天的烈日,漁民們往往清晨出海打漁。上午6點多,朝陽已經斜斜地鋪在海面上,波光鱗鱗。兩名漁民打漁至鹿嶼島附近,發現距離岸邊不遠處有漂浮著一個大箱子,一浮一沉。兩名漁民揉揉眼睛,確定那是一個大號的行李箱。他們興奮地駕船過去,打撈旅行箱。箱子外面還被一個鐵架子包裹著,鐵籠還系上了鐵鏈,防止箱子脫落,鐵鏈上還有兩把大鎖。這個海灘經常漂浮物漂到這里來,多是遺棄無用的東西。但這個箱子外觀比較漂亮,不像是隨便丟棄的。嚴密的封鎖似乎向人們暗示,箱子內藏著重大的秘密。漁民興奮地用錘子敲開鐵鏈上的鎖,將箱子從鐵架中拖了出來。而此時,離開水面的旅行箱已經發出了明顯的惡臭。打開行李箱的那一刻,漁民徹底驚呆了,因為箱子里竟然裝著一具沒有頭顱的尸體。

        接到報警,汕頭警方迅速前往鹿嶼島。“尸塊確定為女性,高度腐爛,缺失頭部和右腿,現場判斷死者已經遇害有一段時間了,連包裝尸塊的袋子和毛巾都已褪色得非常厲害”,汕頭市龍湖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一中隊副中隊長李鵬飛回憶說。這起駭人聽聞的碎尸案引起汕頭警方的高度重視,“6·30”碎尸案專案組迅速成立。

        案件調查一開始就遇到許多棘手的問題,最先要弄清楚尸塊的

        尸檢真相

        碎尸案的關鍵是找到尸源,也就是確定死者的身份。尸源找到了,案件就破獲了一半。

        裝尸塊的行李箱呈灰色、硬塑料質地,有卡通圖案。僅一天不到的時間,專案組就確定了箱子來自溫州一個箱包廠家。但是由于這個箱子的流向太多,非常普通,希望通過行李箱來尋找尸源的思路顯然行不通。于是,尸塊本身成為破案的關鍵。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查找到尸源,就要看法醫能不能盡自己所能為偵查提供一些線索、縮小查找范圍了。

        旅行箱內的尸塊蜷曲狀,頭部和右腿缺失,全身赤裸,高度腐敗,一只光腳抵在箱蓋上。彭曉,汕頭市公安局龍湖分局刑偵大隊一中隊中隊長,當他真正接觸到尸體的皮膚時,才知道不僅僅是視覺,就連觸覺也在不斷挑戰神經。由于一直被海水浸泡,尸體表面已經像肥皂一樣滑,戴著乳膠手套的手根本抓不住尸體的胳膊。死者的雙手被一根電線捆綁,捆綁的雙手又被電線纏繞與左大腿固定。一般來說,尸體在死后一兩個小時就出現尸僵硬,尸僵形成后尸體就很難卷曲了。而尸體完全被屈曲塞進一個旅行箱,而且尸體外面還套了兩層黑色的塑料袋。也就是說,兇手在尸僵形成之前,就完成了捆綁、包裹、卷曲、裝袋的程序。因此,專案組初步推測,兇手在野外,在尸僵形成前的一兩個小時內找到這么多物件,完成分尸、捆綁、包裹、裝袋等程序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死者的遇害第一現場應該是室內。

        尸體被直接送往解剖室。高度腐敗的尸體會散發有毒氣體,法醫佩戴的防毒面具雖然可以過濾掉大量的有毒氣體,但是不能完全阻擋臭味。那種尸體的腐臭還夾雜著酸臭,讓靠近的人腸胃迅速翻騰起來。

        解剖臺上的這具女性的殘缺尸體,皮膚顯得格外蒼白,沒有頭和一條腿的軀干孤零零地躺在解剖臺上,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盡管尸體腐敗很厲害,但是還是能夠看出來死者比較年輕,身材很好。死者的左大腿還有

        一處精致的紋身,腳趾甲涂有鮮紅的指甲油。

        在法醫尸檢過程中,死者的年齡可以直接通過牙齒來判斷,經驗豐富的法醫還會結合恥骨聯合面(兩側骨盆的連接處叫恥骨聯合)的形態來判斷。這樣判斷的結果會更加準確,誤差在一兩歲之間。在碎尸案中,死者的身高可以通過多根長骨的尺寸來推斷。由于這具女尸無頭,所以法醫通過恥骨推斷該女子年齡約22歲,身高160-165厘米,無生育經歷,遇害約一個月時間。

        法醫注意到,兇手顯然對人體組織不熟悉,分尸的手法很拙劣,下刀處不是關節,而是致密的肌腱部位。尸體的右大腿根部,股骨都被硬生生地砍斷了,能把肱骨、股骨這兩塊人體中最硬的骨骼砍斷,兇手肯定費了不少力氣。根據尸體缺失部分的皮膚和組織,法醫推測割皮膚的肌肉的是一把輕便而鋒利的刀具,而剁骨頭的刀具應該是很重的那種砍刀。這兩種特點無法在一把刀具上具備。死者剛死,兇手就用這兩把刀具來分尸。

        法醫在尸體上沒有找到尸斑。一般尸斑淺淡多見于嚴重失血或者溺死的尸體上。既然死者不是死于失血性休克,那么因為死后被肢解而大量失血,尸斑也可以是幾乎不可見的。專案組推斷,兇手殺完人能夠迅速完成尸體肢解的動作,說明兇手肢解尸體的工具應該是早已準備好的。

        尸體的身體上沒有明顯的傷痕,但是法醫卻在死者的胸部發現一處不明顯的蒼白區域。死者本來皮膚就白,加之失血,所以蒼白區更不容易發現。法醫用酒精反復擦拭后,蒼白區越發明顯。這是因為,人活著的時候,全身血管中血液流動。但是如果在此時身體的一部分軟組織被重物壓迫,血液就不能流動到此處的毛細血管中,受壓的部分就會缺血。如果人在重壓的同時死亡,血液停止流動,即時重壓解除,血液也不會流回到這個部分了。死者胸部的白斑很可能是臨死前被壓迫胸部導致,兇手的目的是什么?強奸、扼頸或捂鼻。一般殺人導致死者機械性窒息的案件,尸體頭部會提示許多窒息征象,作為明確死因的參考。但是這具尸體頭部缺失,法醫初步判定,死者是被兇手狠狠壓住胸部不能動彈,窒息而死。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 【打印繁體】 【投稿】 【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上一篇]比星座更靠譜《型色男女》掀“九型人格”熱潮 [下一篇]街拍緊身包臀裙,女人這樣搭配,夏天的一道亮麗風景
      評論
      稱呼:
      驗 證 碼:
      內容:
      相關欄目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